世界上最大的地震:瓦尔迪维亚大地震(2)

尽管这并不是一场世界大战,但受到这场大地震影响的却不仅仅是智利人。1960年大地震发生15小时后,地震引发的海啸波又以每小时700千米的速度抵达西太平洋岛屿。十米高的巨浪几乎摧毁了夏威夷西罗岛上的一切,1600所房屋和185名居民被瞬间吞噬,经济损失高达7500万美元。一天之后,海啸波走完了大约1.7万千米的路程,到达日本列岛。此时,海浪仍然十分汹涌,波高达6到8米。停泊在本州、北海道等地港湾的船只、沿岸的港湾和各种建筑设施,都遭到了极大的破坏。临太平洋沿岸的城市、乡村和一些房屋以及一些还来不及逃离的人们,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波涛卷入大海。这次由智利海啸波及的灾难,造成了日本数百人死亡,冲毁房屋近4000所,沉没船只逾百艘,沿岸码头、港口及设施多数被毁坏。在地震期间,美国和前苏联在全球各地安置的用于侦察对方核武器试验的探测仪器,居然成了人类首次记录和预报海啸的工具。尽管对于1960年因地震死难的人数还存有争议,但是人们普遍认为地震引起的海啸才是杀人的主要元凶。也正是在1960年智利大地震之后,受到启发的各国政府才开始着手为那些易受海啸袭击的地区建立一系列完善的海啸预警机制。五十年过眼云烟。半个世纪前的那次骇人听闻的大地震,不仅仅让智利人在心里记住了天灾的恐怖,更是每时每刻为下一场大地震的到来做着准备。在世界上,大概除了多震之邦日本,第二个对地震灾害有着无比深刻认识的国度就是智利了。智利是世界上发生地震最频繁、也是最强烈的国家,世界全部地震能量的四分之一在智利释放。但由于预防措施充分,智利因地震造成的死亡人数却一直不多。1960年的智利大地震,死亡不到三千人;1985年的圣地亚哥8级地震,死亡不过177人;而造成三万多人死亡的齐连7.8级大地震,已经是71年前的事情了。2010年2月27日智利发生的8.8级地震,其释放的能量是一个月前海地7.3级地震的501倍。虽然,这次地震或可称作21世纪迄今为止级数最高的地震,但截至3月5日智利政府公布的死亡人数仅为279人,智利受到的打击远小于2010年海地大地震,以及1960年的瓦尔迪维亚大地震。历经了两次大地震的幸存者阿曼多虽然紧张,但是在生死攸关之际依然保持着冷静和从容。他们家的屋子虽然前后晃动,但是并没有倒塌。用不着海啸警报响起,居民们已经有序的逃往远离海岸的高地,智利的军警和政府官员在街头维护治安救助难民。虽然在1960年的大地震之后若干年里,智利的经济发展受到了严重阻碍,但1973年靠军事政变上台的独裁者皮诺切特通过采用一批“芝加哥”学派经济学家的建议,推动了市场经济和私有化。在后来的30年中,掌握着世界铜矿近半产能的智利成了南美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和当年的“东亚四小龙”一起闻名全球。在过去30年中智利被视为拉美国家中社会稳定有序、经济繁荣健康的榜样。地震的切肤之痛和厚实的经济基础,让智利有了应对地震的充足资本。正如海地大地震研究者、普渡大学地质学家埃里克。卡莱斯所言,“地震并不杀人,如果你不给它提供毁灭的对象。”为了应对地震,不给它留下任何机会杀人夺命,智利政府为建筑物建立了系统的审核标准,为民众提供深入的地震教育,以及有效的政府地震应急措施。智利政府于1940年颁布建筑物抗震设计规范,并将不合规范的房屋强行拆除。智利建筑协会总裁法雷纳多。马林介绍说:“在智利,国家建筑系的学生进学校第一年就要重点学习抗震设计。”房屋抗震设计是智利各大学建筑系课程中最重要、最基础的一课。自1970年以后,智利至少经历过13次里氏7.7级及以上的地震,大部分脆弱的建筑都已经在地震中被毁。多年来,智利建筑业广泛采用一种被称为“强柱弱梁体系”的抗震设计。根据“强柱弱梁”的要求,建筑的主要支撑是钢筋混凝土的立柱,地震发生时,横梁尽端将会断裂,起到化解地震能量的作用;与此同时,钢筋混凝土的立柱依然矗立不倒,为逃生者提供宝贵时间。智利当地的每幢房屋在打桩之前,都要钻孔测波速,计算房屋的自振频率,以使其骨架随地震波自由摆动。“地震的时候,我感到楼房在夸张地摇摆,我的窗户几乎快要和地面平行了。尽管如此,我们的公寓仍然没有在这次地震中坍塌。”一位名叫埃尔的美国青年在自己的博客中描述了2月27日康塞普西翁大地震中不可思议的一幕。“当然并非所有建筑都如此耐震,我在电视中看到一座新建的楼房在地震中倒塌了。当地人说,这个建筑商将会被住户们告上法庭,因为智利法律有专门针对建筑物抗震与否的法律条文。看来,那个建筑商要赔上一大笔钱了。”一名亲历智利地震的中国网友,在博文中写道,“地震时,大家都跑到街上的时候,当地警察用喇叭喊话,让大家都回到屋子里去,不要到处躲藏,说屋子里是最安全的。可以抵抗更高级别的地震。事实也证实了这一点,倒掉的房子大多是贫困区自己搭建的房屋。”据智利当地新闻报道,3月2日,地震后的第四天,智利救援人员在重灾区康塞普西翁一幢倒塌的大楼内救出79名幸存者。救援人员称,由于该大楼的建筑有抗震设计,即使倒塌后也留有许多空间,因此使得很多人成功获救。除了对建筑物的抗震等级提出了法律上的要求,智利政府同样对民众展开了不遗余力的防震逃生教育。自1977年开始,每一年智利都会举行三次地震模拟演习。中小学生、公司企业雇员都会被反复教育,地震来临时,要尽快逃到平地;躲在坚固的桌子下、门框或者承重墙附近;保护好自己的眼睛和头部,并且保持镇定。尽管都是一些非常简单的地震求生手段,但在地震一瞬间条件反射般的自救手段,往往可以帮助许多人逃出死神的收割。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